《蔺相如墓》

玉节经行虏障深,马头面酒奠疏林。兹行壁重身如叶,天日应临慕蔺心!

这首诗是范成大在宋孝宗乾道六年(1170)使金途中所作的七十二首绝句组诗之一(原第三十五首)。诗人从杭州出发,来到邯郸,行程已很长了。这时回首来路,不禁有“玉节经行虏障深”的感慨。玉节是古代朝庭用作凭证的信物,以玉作成,实际宋使已不持节,只给敕牒为凭证。玉节在这里只显示诗人使者的身份。

“虏障”在这里指金国的边防城堡。当时南宋与金以淮河为界,淮河以北便是金国的城堡,因而淮河成了南来北往的宋使们特别敏感的地方。与范成大同时的另一位大诗人杨万里《初入淮河》其一云“船离洪泽岸头沙,人到淮河意不佳。何必桑乾方是远,中流以北即天涯”,道出了南宋使者的隐痛。

范成大这次出使写的七十二首纪行诗,第一首题为《渡淮》,是跨越国界时才开始组诗创作的。由金国的边防淮河到金的内地邯郸,路途是遥远的,但这一带地区以至更北的一些地方在北宋时还是宋朝的领土,“玉节经行虏障深”中一个“深”字,点明了诗人行程之远,也暗示了宋朝被割土地之大。要是在过去,诗人至此尚未走出国境,现在却深入到了敌国的内地,一个“深”字,又传达了诗人几多国势日下的感慨!

邯郸是战国时赵国的都城,城西有蔺相如墓。蔺相如是赵国名相,家喻户晓的“完璧归赵”讲的就是蔺相如出使强秦而不辱使命的故事。范成大的持节使金与蔺相如的捧璧入秦都是以弱入强,这无疑使得范成大对追怀已久的蔺相如那种不畏强秦、不辱使命的壮举倍感亲切和敬仰。

因此诗的第二句“马头面酒奠疏林”就切入题旨,到蔺相如墓前斟酒祭奠,略抒景慕情怀。这时的北方,已呈现出深秋气象:野旷天清,满目苍凉,给祭奠带来一种悲壮肃穆的气氛。诗人站在墓前,心底不由得升起一股庄严崇高的敬意,默默许下了心愿:“兹行璧重身如叶,天日应临嘉蔺心!”对于这次出使,范成大有着清醒的认识,并早已作好了思想准备。

据史料记载,当宋孝宗向左、右相陈俊卿、虞允文提及这次出使时,马上就遭到了陈的反对。虞则向孝宗推荐了李焘和范成大二人。李焘本是很有气节的名流,一听到这个差使,忙说:“今往,金必不从,不从必以死争之,是丞相杀焘也!”范成大得知此事,慨然请行。

临行,赵奋特地问及此事,范成大说:这次出使近乎向金寻衅,自己不是被杀就是被拘留;但早已考虑到了事情的后果并对家事子嗣都作了安排,没有后顾之忧,身轻心安,定当不辱使命。一席话把孝宗说得感动不已(见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一百四十一)。可见范成大这时的许愿也决非一时的心血来潮,而是抱定了决死之心前往金国的。

当然,比起蔺相如完璧归赵的卓有成就来,范成大是意识到此行不会有什么结果的。尽管作者表白了自己以使命为重、视性命如树叶一样轻不足惜,但以宋之赢弱、金之强暴,范成大纵有蔺相如的赤胆忠心,也是难以遂愿的。诗的末句仿佛流露了这样的心情:我景慕相如之心,唯天日可鉴!但事之成与不成,自己却无法把握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似乎隐隐预示了这次出使的劳而无功。

诗的前两句叙事,后两句言志抒怀,而二者又是有机的统一。全诗表现出一种强烈的爱国思想和抑郁的难酬壮志。这在南宋爱国诗篇中是有代表性的。

读了这篇文章小编觉得诗人此次肩负重大使命出使金国,与当年蔺相如不畏强敌,负璧入秦很相似,所以在经过蔺相如墓时有感而发,作了这首诗。对此,各位小伙伴有什么看法呢

首页娱乐